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熊伟铭中医未被现代语言和科技翻译尚待发掘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6-08 04:43:17

月经不调吃啥能调理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颁奖盛典易独家访谈间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医只是没有用现代语言和现代的科技进行恰当的翻译,其实存在很多尚待发掘的现代应用。

熊伟铭认为,中医和西方医学会越来越合一,很多人对中医有偏见可能是他们碰上了错误的中医大夫,目前的中医素质整体不高是因为并没有集合最聪明、最有才智的人去学习。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贾梦霞:下面来到直播间的是一位老朋友了,我们邀请到的是华创资本的合伙人,也是“未来论坛”的青年理事熊伟铭先生,欢迎熊总。熊总先跟友打个招呼。

熊伟铭: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未来论坛”和易的直播间。

主持人贾梦霞:刚才看到你在今天的论坛里主持了人工智能的分论坛,和顶级的科学家、创业者深入交流以后,你今天在会场得到了什么样直观的感受?

熊伟铭:人工智能可能会来得很凶猛,虽然学界对于未来的潜力还有很多的保守意见,但是现在很明显地感觉到,工业界已经在用人工智能,即便是很微小的发展,在做大量和行业结合的事情,我们感觉,人工智能,虽然这个话题已经在风口浪尖了,实际上离真正的大潮也只是刚刚开始。

主持人贾梦霞:今年跟去年相比,去年也已经很热了,但是很多人对这个东西抱有怀疑,机器人真的会替代人类吗?但是今年大家的想法已经不一样了,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很明显的变化?

熊伟铭:就像我们这个行业一样,最早我们也看,人工智能这个事是不是像过去每年都会出现一波,或者是很多波,咱们在行业,大家看,又是一个新主题,吹两个季度,这个风就过去了。现在有很多非常接地气的一线的应用在用人工智能了。我经常举的例子,我们用的,我们的输入法完全基于ALP,如果没有人工智能,怎么把语音变成文字,如果用苹果的话,苹果是支持上海话、广东话的,如果没有人工智能,输入法不会变得今天这么简单。

另外,大家如果出去玩,你的护照如果是E打头,有港澳通行证的卡,直接刷脸就过了。今天有一场论坛主题就是刷脸的时代,都是人工智能应用非常明显的例证。

主持人贾梦霞: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两天的,迪拜第一个女机器人索菲娅已经成了迪拜的国籍,连迪拜这样一个依靠石油资源,离科技非常遥远的国家,都已经走到了人工智能的最前面,还任命了一个人工智能的部长,不想落在时代的后面。

熊伟铭:对,这是一个全球性运动。

主持人贾梦霞:原来还有一些人在怀疑,大家觉得如果谁没有追上这一波浪潮。

熊伟铭:我们经常举例,人工智能是新时代的“电”,今天大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中东的同学们也得挖一挖新时代的“石油”,今天我们看到,包括我们早上的论坛里面很多嘉宾提到,其实中国在人工智能行业有很多的优势,比如说我们的人才优势,比如说李开复老师提到中国43%的论文都有中国学者作为其中的一个作者出现,也包括中国有很多的行业,包括安防行业,包括人脸识别,人证比对,金融里面的应用,这些应用大大地早于我们在美国看到的这些应用。人工智能这个行业真的是中国赶上的一波最前沿科技的落地的机会。

主持人贾梦霞:像您今天在论坛上,对于你来说比较出人意料的,你印象最深的观点是什么?

熊伟铭:我是对我后面的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他提到他们的团队已经开始把蛋白质DNA作为存储介质产品化,这一点上,他开玩笑是说。

主持人贾梦霞:能翻译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

现在我们所有的存储,U盘都是二进制的,实际上人体存储了大量的数据,我们是怎么存储的呢?每一克的DNA可以存储700T的数据,相当于1.5万张的光盘,只是在一克。去年有一个产品,虽然现在的带宽已经很快了,但是你要运几十个T,几百个T,或者是PB级的数据还是很困难的,要通过现在互联的方式,所以干脆开了一辆卡车,卡车里面都是存储器,开过去都比在上存快。这个意义上来讲,每个人体都是一个行走中的大雪球,因为我们的存储数量是非常非常可观的。

主持人贾梦霞:如果这个产品成熟了意味着什么?

熊伟铭:肯定是我们突破了很多碳基的生命和硅基的生命就变成了一体的东西,就掌握了更多生命的密码,反过来可能解决今天很多的绝症,这不仅是这一代的问题,还有上一代的问题,每一个DNA的细节上可以做很多的文章,从这个角度来讲,不仅仅是IT里面的进步,可能涉及到整个科学领域的进步。

主持人贾梦霞:作为未来论坛的青年理事,你认为未来论坛能够产生哪些重要的影响,在科技的推动上。

熊伟铭:实际上是在重新推动一种科学文化,因为过去,比如说我们过去习惯的,或者是这几十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所经历的都是集中在GDP,我们所有的年轻有为的孩子们都去读立刻能找着工作的,工资最高的,变成了全国的唯一标准,但是在未来论坛所做的事情,是把科学,我们仰望科学,我们看到未来论坛里面所有的发言人里面,虽然有很多商业的大佬在里面,但是大家都把主席的位置让给了科学家。在今天,至少在“未来论坛”这个舞台上,科学家是明星,所有我们这些人都是支持者,这种文化,一方面是要通过科技大奖来实现,让大家意识到,中国开始真正重视科学,从民间的角度。另外一方面,也使得孩子们从很小就知道,科学是一个可以从事的行业,因为经常父母会觉得,你需要选择一些养得活自己,一定能买得起房。

主持人贾梦霞:上一代还是太穷了。

熊伟铭:再往下,看看今天台上的这些首席科学家,这个早就不是问题了,所以不论大家最早学的是什么,学的是物理还是生物,学术研究或者是成为科学家这条路,实际上已经和追求GDP统一了,原来可能不那么统一,大家只能说,那好吧,我喜欢天文,我只能放弃那个,我去学金融。现在不用,你仍然可以做一个很棒的天文研究工作,也许你将来能够做得更好。这些工作,在未来科技发展推动的过程当中,使得科学研究变得真正和产业相关,使得他们又可以坚持自己的科研道路,同时又可以在产业上获得很好得手如。

主持人贾梦霞:倡导一种科学文化,所以这次论坛也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设计,青少年的对话,也是非常好的一种引导。

熊伟铭:其实他们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记得的话,80年代的时候,小平同志说学电脑要从娃娃抓起,我忘记原话是怎么说的,我们好几十年没这么说了,那时候是学电脑。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是学人工智能,学编码。

熊伟铭:不止是人工智能,整体来讲就是科学,昨天我们开玩笑,90后也老大不小了,90后不再是非常年轻的了,他们也30了,他们正着急,我得买房子,得结婚,但是现在的孩子还没到为生活着急的这一步,他们可以再花未来十年的时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去考虑,我要不要加入科学这个行列,科学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如果只是好听,但是我连自己都养活不起,我肯定也没法从事。

主持人贾梦霞:科学家能得到这样的尊敬。

熊伟铭:不止是尊敬,实际上他们也过得很好,大家超越了GDP的维度,可以做很多更符合自己内心追求的决定。

主持人贾梦霞:这是一个过程,现在我们的国力,我们的经济,水平发展到这个程度,也到了尊崇科学,进一步的,包括基础科学也好,文化也好,齐头并进跟上去,更难做的事情要做起来,也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了。

熊伟铭:我们也说,我们也是得趁着十九大的东风,越来越发现我们做早期投资的,科技领域的同事,我们越来越主流了,原来我们是不那么主流的,我们跟房地产好象也没什么关系,跟贸易好像也不太沾边,现在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科技推动的,这样的话,再加上科学,反观科学,科学以后真的和生产力的结合是非常非常紧密的。

主持人贾梦霞:包括今天上午就谈无人驾驶,我们说到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时候,可能其中重要的一项就包含着实现了无人驾驶。

熊伟铭:对,有很多东西,我们觉得他本身不是那么人性化的,包括驾驶这个行为,大家只不过现在习惯了,经过一百多年的培训,我们认为驾驶是一个正常的功能。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驾驶呢?就像洗衣服,洗衣机出现之前,你得洗衣服,会洗衣服,用搓板是很重要的功能。现在其实驾驶就跟洗衣板差不多,你只是习惯了,觉得衣服脏了,我得拿搓衣板,当洗衣机出现之后,你就会觉得,那应该是机器干的事,我就不用干了,或者是洗衣店能够做得更好的事情,我洗不了自己的西服,从很多意义上来讲,我们都在重新定义我们生活中间的那些原来其实很枯燥,很琐碎的生活功能,现在我们把它都扔出去了,于是我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

主持人贾梦霞:做更有趣的事情,去看电影。

熊伟铭:去看电影,去画画,去听音乐,去享受生活,去跟孩子在一起。

主持人贾梦霞:所以不需要担心机器人代替了人类,人类做什么?我们人类可以做更好玩的事情。

熊伟铭:对,应该期待着它们早点来。

主持人贾梦霞:熊总,你也去看投资硅谷的项目,您觉得现在硅谷的创业公司跟中国的创业公司,现在的差别在哪里?或者说他们现在越来越像了,您的感受是什么?

熊伟铭:我觉得中国很明显的,我们感觉到中国的项目和硅谷的项目越来越像,或者说在同一水平线上,我们看到很多世界级的创新公司,比如说我们今天上午的论坛上,其实有两位嘉宾都是我们在中国投资的团队,比如说做无人机的,他们在中国连办公室都没有,说他们是硅谷公司吧,大部分的客户和资源都在国内,这个界限已经不像十年前那么清晰,十年前美国是美国,中国是中国,在很多行业上我们还要抱着学习的心态,理解一下最新科技是什么,但是至少在人工智能领域里面,我们看到的全都是华人科学家领衔,包括今天上午的李飞飞教授,清华94级的高材生,宋晓东老师,也是清华九几级的本科生,他们都是在中国长大的中国人,阴差阳错的原因在求学的过程当中去了美国,反观回来,今天的很多学者带头人,比如说周志华老师,今天没有来的杨强老师,都是在中国的,这些学者都是在国际上同一起跑线上的学者,无论从科研的实力,还是从今天看到像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水平上,中国都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

主持人贾梦霞:你们投资公司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熊伟铭:人工智能,我们觉得也是刚刚开始,而且人工智能,就像一个新时代的电,电灯发明之前,大家如果还记得唐顿庄园电视剧,里面有一段对话,女仆在英国跟同事聊天说,听说海那边大家在厨房都用上了电灯,另外一个人说他们厨房里用电灯干什么,这就相当于现在人工智能的状态。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讲,我们觉得是刚刚开始,从行业上来看,我们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涉及到更大的算力,更多的数据,主要是围绕着算力和数据。另外一部分就是应用,像无人驾驶就是交通,像医疗、教育等等很多行业都可以应用到算力和数据。

主持人贾梦霞:华创就是互联和金融结合方面做了很多的布局,还有哪些前沿领域将会去做布局呢?

熊伟铭:其实我们也是非常关注生命科学,其实从2012年整个基因检测行业开始受到,或者说在政府监管的帮助下提到了新的台阶以后,我们发现很多新的科研平台出现,包括这次未来论坛上有很多很不错的生命科学的科学家在演讲。中间我们发现两大机会,一个是新的研究平台,主要是基于基因的。

主持人贾梦霞:今年华大也是A股最大的IPO。

熊伟铭:这些技术都是十几年前的二代测序的技术,现在我们看到的技术都是用2014年、2015年出现的基因的技术来做新的靶点发现,或者是新的细胞治疗,这里面出现的机会是这个时代的。

另外一个机会,这也是第一次使得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中间有一个交差点,这个交差点的机会就像我们看到的IBM的Watson health的机会,这就是今后医疗AI的机会的领域。

主持人贾梦霞:听说您还在学习中医。

熊伟铭:对,这不矛盾。

主持人贾梦霞:有什么关联吗?投资人会投中医吗?

熊伟铭:具体看中医是什么产品,华创真的有一个中医的项目,当归中医,不面对真正的医保人群,其实完全变成了一种俱乐部消费,每个人在那儿办一张年卡,存一笔钱,他相信药食同源,相信很多系统性的诊断,而不止是看你的表象,这些方面,我们觉得中医只是没有用现代语言和现代的科技进行恰当的翻译,其实存在很多尚待发掘的现代应用。

主持人贾梦霞:您是做了解,还是学习?

熊伟铭:试着学习,其实还是很难的,我的同事也送了我很多书,北医三院临床的同事送了我他上大学本科的书,生物学临床、诊断,给我很多,我中医的老师给了我黄帝内经,还有很多其他的书,中间有很多非常像的部分,我觉得现在我们没有耐心,没有人有足够的耐心把两种类型的诊断搁在一起去看。实际上我们今天所说的精准治疗,你也咳嗽,我也咳嗽,但是我咳嗽的原因跟你不一样。

主持人贾梦霞:基因检测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熊伟铭:这个事情,就像潘建伟老师,物质科学的获奖人,他会讲量子状态,和佛经里面讲的菩萨的32面相是什么样的关系,有很多古代的语言只不过没有搁在今天来翻译,大家就把它当做神话,无法理解的,如果穷及物理的原则,会发现中间有很多连接处。

主持人贾梦霞:中医跟西方的生物科学,这些会不会融合产生出新的东西呢?

熊伟铭:我觉得会越来越合一,两条路可能并不成一个方向,但是大家都在研究人体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状况,这些状况中间可能还有很多我们未知的部分,这些未知的部分,有时候中医没法解释,有时候西医没法解释,很多人对中医有偏见,可能是他们碰上了错误的中医大夫,中医培养一个大夫可不是八年上学,那是一辈子,按照国级领导的标准来培养一个大夫的。今天在市场上流行的中医我们看看他们的素质是什么状态,大部分是因为之前考不上二类院校,去上中医学校吧,并没有集合最聪明,最有才智的这些人去学习,也是跟科学一样,大家觉得学中医有什么前途,学科学有什么前途,科学家还不如去银行上班,还是去银行上班吧。都是一样的,当越来越多的聪明人意识到中间的连接点,意识到无论是科学,还是中医,中间都会有一些重新的发现,这些是用科学的精神再去看这些新的课题,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贾梦霞:熊总是北大毕业,您是学什么专业?

熊伟铭:我学的是经济学。经济学在我们那个时代,除了今天的诺贝尔获奖者研究的是行为经济学,其实我们这里面一个公式都没有。

主持人贾梦霞:现在就是跨界,我们现在去学习经典,但是我们并不是变成经典,因为经典已经不是今天的时代所用的了,我们学习经典是为了颠覆经典,包括行为经济学就是心理反应作用在人的选择上,人不纯是原来假设的理性认。

熊伟铭:90年代的时候有一本书叫《复杂》,最早的时候是美国开始的一个项目,集合了很多物理学家、生物学家、经济学家,理解为现下版的人工智能,当时物理学家说经济学家,你们几十年的学科我一个礼拜就搞定了,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看每一个个体,整个世界,整个宇宙,放在整个宇宙我们叫天文物理,搁在一个微观的身体里面的细胞叫michael biology,讲的都是对象的本质之间的关系,就像今天李飞飞老师讲的,每个学科开始的时候都是一个跨学科,牛顿当年还没有微积分,他想分析物理的时候,得先有微积分,跑到数学上去了。很多时候,我们是在发明锤子的路上去定义那个钉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今天也是一样,越来越多我们会有跨学科的知识和生活经验,还有很多的经典和新的经典,在变成经典的过程当中,我们就保持一颗开放的心态。

主持人贾梦霞:从你个人来说,从做投资人之前有做其他的职业吗?

熊伟铭:我参与两个创业公司,都是跟高科技相关,我算是早期创业员工,联合创始人这样的角色。

主持人贾梦霞:有没有感觉做投资人其实是需要,比如说跟创业者是不同的其实是两种人?

熊伟铭:不太一样。

主持人贾梦霞:包括复杂的东西,其实投资是复杂的。

熊伟铭:非常复杂,创业的时候,假设你是在正确的路上,只要坚持那件事就可以了。但是过来说,投资是不是一种创业,也是一种,因为我们也要去募资,也要去找投资人。我只要在这条非常宽的路上坚持就好了,但是在创业的路上是比较窄的一条路,我是做半导体的,我不太可能第二天说,咱们上一款新的《王者荣耀2》吧,那跟我毫无关系,我只是在一条单行线上坚持这条路。但是投资上,可能在一个广场上去坚持你的那条路,你有很多的交差点,今天正确不意味着明天就正确,今天错误不意味着明天不可能成立,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不断的否定自己,或者是不断的放空,不断的重新看,这个决策在那个时间点是不是对的,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每个做决策的时间点保持一颗开放的心态,能够做出当时最正确的选择。

主持人贾梦霞:所以投资人需要在非常复杂的系统跟环境当中去做选择。

熊伟铭:是。

主持人贾梦霞:特别需要融会贯通,咱们开始讲的林林总总的那些东西,还要把它最后,你到底选择这么多的变量当中选择哪一个。

熊伟铭:你不能特别轴。

主持人贾梦霞:比如说赛道和人,你们更看重哪个?

熊伟铭:赛道和人,我更倾向于人,反正赛道也是人跑出来的,有很多之前不火的赛道,今天都变成了赛道,原来都是荒野,人工智能,90年代都是荒野,之前很多东西都不那么火,今天突然变得非常火。我开玩笑,为什么早期人工智能的大牛都是欧洲人,很多是法国人,因为法国的环境比较宽松,有这个机会从事那些不火,但是仍然能有口饭吃的行业,所以你看到的这几个大神都是法国人,这些大教授都是法国人,而且这些人或者在法国,或者在加拿大这样的地方来从事他们的研究。就是因为那个环境允许他们这么做。到最后还是看这个人,他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有价值,他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能起来。

主持人贾梦霞:非常感谢熊总精彩的访谈时间,最后请您预测一下,您对未来科学做一个,某一方面都可以做一个预测?

熊伟铭:多长时间内的预测。

主持人贾梦霞:很简单,一两句话就可以。

熊伟铭:未来的科学发展,我觉得已经到了拐点上,这个拐点对于中国来说,至少到了一个拐点上,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经济环境非常不一样了,我们今天的世界,今天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支持大家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发展一门,继续是很生僻,或者现在还不火的科技,随着这样的人,这样的公司,或者这样的学校,这样的学科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真正能够实现科学领域的百花齐放,我觉得这是我肯定能看到迅速发生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贾梦霞:就会更加个性化,更加多样化,非常感谢!

熊伟铭:谢谢!

主持人贾梦霞:熊总的预言正像易的口号一样,“各有态度”,人工智能到来的时候,随着发展,我们可能更加可以去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再一次感谢易、易科技“未来论坛”,我们今天的直播到这里就要结束了,谢谢大家!

大同二厂公司荣获集团公司物资超市竞赛一等奖
江水通过三峡泄洪坝下泄时的情景
苍井空教说普通话千万代言丰胸品牌内地捞金

相关推荐